旗賺社
當前位置:旗賺社 > 網賺思路 > 正文

分享 網賺灰產不歸人——雅賊歸來 一

我是雅賊。

鐵窗3年,我明白了很多,走上這條路,本就是錯的。

網絡并不黑暗,黑暗的只有人心。多少人止不住欲望的雙手,伸向那充滿誘惑的泥潭。

我,雅賊,出來了。

依舊記得邁出牢子的那一刻,天空下著蒙蒙細雨,獄J告訴我,別回頭,也別回來。常人無法體會我那時的心情,我仰起頭,當雨落在臉上,希望能洗滌全身的灰暗。

可誰都沒想到,半年內我能東山再起,而當我回到家鄉的時候,探花卻卷入了另外一條不歸路。

第二天我取了信用卡里的一萬,去了杭州。

迷茫,失落,孤獨是我的寫照。

本以為出來之后一起能重頭開始,然而并沒有,在網上找了幾天賺錢的項目,一切都是虛無,一沒技術二沒能力,看著網絡眼花繚亂的各種項目,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。

也許是之前賺過錢,人也變得高傲起來,小項目看不上,小錢不想賺,浮躁的心情在第一個月久久未能平靜。

命運再次讓我在十字路口做抉擇,要么做回老本行,要么只能去打工!

江山易改本性難移!我還是選擇了一條道走到黑,干回老本行!就我這樣的人,蹲過牢子,有誰敢要?人面獸心的事情在牢子里見多了,出來之后見過的人,在善良的外表下未必不是骯臟齷蹉之輩!

想明白后我重新開始,不急不躁的做。

我開始回憶著老狐教我怎么加群,一步一步在網絡上找著微信群,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。當興奮與期冀開始在我心里浮現時,該來的問題還是來了。

  加的10個群之后,一個也加不了了!

百度之后,原來一個微信一天只能加10個群。更令我難受的是,在查看了微信相關的信息之后,我絕望了。

自從來到杭州,租房子,買手機,搞電話卡前后花了大幾千塊,握著手里僅剩的2k塊,我再次陷入了迷茫。

時常迷茫地走在杭州的街頭,一個又一個陌生人插肩而過,從不敢正眼看他們,我不配,我坐過牢。我已經,不是跟他們一樣的人了。

路上的霓虹燈閃爍,猶如夢境,我曾無數次在牢子里,想象外面現在變得如何,會不會一出來就跟不上外面的世界了?

我一遍又一遍的在網上整理這三年來錯過的信息,重新理解后,我再次開始加QQ群,按照之前的套路重新群發微信群。

那天晚上,收入30塊。

我知道,只要我堅持下去,就一定能見到曙光!

  九公子,是在牢子認識的,他告訴我,他們玩的是盒子,比貓片更好賺錢,靠盒子九公子在山東市區買了8套房子,進去之后,除去罰的700w,還剩500w。

我問九公子值不值,九公子說,沒有什么值不值,都是自己的選擇,多少人一輩子都賺不到500w,更別說8套房子。

幾年的光陰,讓我變得病態!骨子里崇尚暴力與血腥,牢里的耳濡目染,一遍一遍的告訴我,絕對!不能!當個普通人!那怕是當個農民,也要用金鐵鍬挖地!

福禍相依,在我做著春秋大夢時,微信被封了,涉及色情。

我不甘心,重新注冊微信,重新加群,重頭開始操作,而最終結果,還是封號。

直到最后一個微信被封號,所有的掙扎都是徒勞,前后賺了不到300塊,投入了4個微信,完全虧本。那時我才明白,現在已經不是我以前的玩法了,時代變了。

我,該怎么辦?

從牢子出來26天后,一萬只剩不到1000塊。

  房租的壓力,吃飯的錢,逐漸壓迫神經。常常被輕微的動靜驚醒,醒來后茫然四顧,總以為身處牢子!過后再也無法入眠。還敢想未來嗎?普通人沒有未來,有的只是千篇一律把昨天在過一遍。

月底之前再不行,就去打工,不死就有機會,我對自己說。

當時在牢子里是沒肉吃的,一周一次肉食都被老大一人吃完,天天白菜湯加饅頭,這樣日子我過了3年。當時內心最大的欲望就是出來后天天吃肉!樓下的黃燜雞米飯是我必去的地方。

那天吃飯我遇到了法法,我常去上網網吧的網管。

法法天生自來熟,一頭暗紅色的頭發透著匪氣,平日里也只是跟他打打招呼。

多虧這個人,讓我得到了一口喘息的空氣!

法法外號吃雞小王子,作為網管平日里無事,就坐在網吧打吃雞游戲。

我看他天天抽中華,那天在快餐店我就問他,做網管工資那么高?天天抽中華?

法法說,哪能?利用網管的身份搞了副業呢,兄弟。

聊了一會我搞明白了,法法做了吃雞外掛的代理。

“絕地求生”是一個槍戰游戲,俗稱:吃雞。而外掛可用于作弊,能突破各種限制例如透視,爆頭等等,增加游戲獲勝的概率。

法法一開始只是用外掛來帶妹子,后來利用網管的身份,認識了幾家網吧的老板,并在網吧群里面售賣外掛賺錢。

  后面我才知道,法法只能算是個小腳,據他說拿貨一個120塊,按照之前干微商的經驗,無非就是找一個軟件作者開發一個外掛,之后通過代理一層一層加價往下賣,最后到了消費著的手里。

例如法法這樣的代理,120塊拿貨,就按折半來算,這個吃雞外掛拿貨最多不會超過60塊。

按圖索驥,我找到了外掛的Q群,多番咨詢之后,終于搞明白了這里面的貓膩。

其中有一個群主告訴我,拿一張卡密要80塊,但是可以交代理費,代理費800塊,那么拿一張卡密只需要45塊。

代理費是什么呢?那就得先說外掛是怎么來的。如果想開發一個外掛,渠道有很多,最省錢的就是自己開發,但是需要一定的技術。除此之外就是花錢找懂技術的人開發,之后在軟件添加”制卡器”,用來制作驗證外掛的”卡密”,同時將制卡器部署在各個端口。

外掛這個東西,誰都可以下載,但是想要正常使用,必須要有”卡密”驗證才可以用。

  當有代理出現時,”作者”就給他們開一個端口,想要制卡就必須往里面充值購買。

對”作者”來說,制卡是不需要成本的,唯一的投入是前期開發的費用,之后每出一個卡密都是純收入。單個卡密的購買金額全由作者決定,換句話說,一手代理的成本全憑作者心情。

聊了幾個群主基本都要收代理費,多的得兩,三千,少得也得七,八百。再加上當時手里的錢不多,花了代理費還得花錢賣卡密。

而這些群主依舊是二道販子,通過這些群主給到的卡密價格,絕對不是一手價。

真正的低價拿貨的渠道是卡盟。

卡盟是類似淘寶的存在,不過它們專注于虛擬產品(如點卡充值、游戲幣、電話卡等)的在線交易,有正規的虛擬產品售賣,也有外掛這種擦邊產業。

接下來的5個月,我利用卡盟拿貨渠道和過往做微商的經驗,借著吃雞游戲一片火熱的環境,搭建起我的代理團隊。

從未想過,一個小小的軟件讓我重新逆襲。

回憶起最開始的艱難,被騙過,糾結過,也被感動過。

最開始也是最痛苦的,那時騙子很多,一個2000人的群,有一半以上的上家是騙子,說話好聽,承諾多,隨叫隨應,卻傷我最深。

騙子沒成本,當時逐漸理解之前被我坑的代理跟客戶的心情,估計恨不得把我痛打一頓吧。

  在所謂的外掛群里,我只會先看報價,如果報價過于低,又不能先拿一個試用,十有八九是騙子;之后再看他們的QQ空間,如果空間里面沒有更新多少說說,那就說明是剛做不久的,哪怕是真的也不可信;最后再看他們的Q齡,Q齡太短的,例如只有一個月亮什么的,那也不可信,極有可能是大號被封了,弄小號出來騙錢的。

也就是第一次我被騙后,才認識了坷叔。

那時我很氣憤,在QQ群里面曝光騙子,坷叔是在看到我被騙后主動找我聊的,之所以跟他合作整整5個月,是因為他會做人。

第一次合作,免費給我了3張卡,只為交個朋友。

法法告訴我,外掛的密卡,分別有一天,一周,十五天,一個月四種,每種的價格都不一樣,一天的是20塊,一周的是110塊,十五天的198塊,一個月的300塊。

坷叔給到我的外掛跟法法的是一樣的,都是小白外掛。當時我把3張卡送給了法法,這也讓法法成為我的代理之一。

因為坷叔給到我的價格分別是一天的是10塊,一周的是55塊,十五天的99塊,一個月的150塊。價格有優勢,法法慢慢的也開始在我這邊拿貨。

而我也利用了法法的資源,熬過的艱難的第二個月,有時候也在想,究竟是人重要還是錢重要?如果當時我沒有拋棄那些代理,沒有去欺騙他們,如今我出來后,重新找回他們,他們是否還會跟著我?甚至幫助我重頭開始?

正如我認識法法,法法帶我入了外掛行業,而后又變成我的代理。也許,是人比較重要吧。

由于后來我的自大,也讓我差點失去法法這個兄弟!

出牢子第二個月,利用坷叔給的差價,販賣給法法,法法再往下出售,終于讓我有了收入。但是收入非常不穩定,靠一個代理吃飯遲早得而死。

與此同時,我整理了幾個零售跟招代理的渠道,分別是:QQ群,微信群,百度做廣告,淘寶,朋友推薦,微博,貼吧等等。

最終定下來QQ群,貼吧,淘寶,這個三個渠道。

一開始并非一帆風順,對渠道的不了解,幾乎都是在摸石頭過河。

比如QQ群,用的是加群發廣告的玩法,軟件方面可以幫助我直接群發廣告,剩了不少功夫。而貼吧,是當時熱門的絕地求生吧。

幾乎在當時所有同行都會遇到一個問題,QQ群方面來說,需要自己去加群,質量比較好的是游戲的交流群,學生群,發廣告容易被踢,而其他群大部分都是禁言以及垃圾廣告群。幾乎都是在夾縫中求生存。

貼吧方面同行競爭惡劣,加上不懂技巧發了之后經常被封,幾乎顆粒無收。

在那半年之間,我見過太多太多因為堅持不下去,而放棄的代理跟同行。

  都說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,窮人熬不下去只會更窮,之后怨天尤人,說什么富人是九分天注定,一分靠打拼,又開始仇富。我見過錢,更明白萬事開頭難,這開頭有多重要,方向對了只要熬過來一切就會好起來。

慢慢的摸索中,我拋棄了原先的方法,直接花錢讓懂的人去做擅長的事情。

像帖吧,有的是按天收費,有的是按貼收費。絕地求生的貼就是按帖子收費,一貼1-3塊錢不等。像QQ群,直接買排名靠前面的群,由于群排名也不固定,基本上都是按天或者按周收費。

  每個行業都有每個行業的規矩,想他們做貼吧,做QQ群排名的,水深不深取決于套路跟騙子多不多。貼吧發帖秒刪的很多,有良心的會補,但大部分都是收錢不辦事。

前期投入的廣告費,由于外掛行業的利潤實在是高,還能賺點。后期依靠客戶復購,轉介紹以及轉代理,收入自然慢慢多了起來。

當收入穩定之后,我整個人也放縱了許多,有時候也想炫耀一番。

法法喜歡去酒吧,偶爾我也跟去。

  有一次我倆喝多了,我把我坐過牢的事情告訴了法法。法法問我怎么不跟探花兄弟聯系?我說沒必要,我提前出來,也不想去麻煩人家。

兄弟嘛,共富貴就好了,同患難的事免了吧。后來我也跟探花打過一次電話,聊起了許多事,探花貌似做了個項目,混得還不錯。

那天我跟法法悲喜交加,喝高了。跟酒吧的混混發生了點口角打了起來,法法的頭挨了玻璃瓶,玻璃碎劃破了他的頭,如果不是送醫院送得早,差點流血過多死掉。

從那以后我幾乎不怎么喝酒,喝酒也是點到為止。

在那次之后的幾個月里,法法把他的代理都放到我手里,而我也借著做過微商的優勢,打造了一只團隊,變成了一名總代理,并且走上了跟當年一模一樣的路!

利字當頭,無所不為,也正因如此,之后一個意外,一次誠信與背叛的選擇,徹底改變了我的。

 

本站所有文章均由網友自行整理發布,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!

分享到:更多 ()

評論 0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切換注冊

登錄

忘記密碼 ?

切換登錄

注冊

信誉好的棋牌平台
比分直播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 北京pk赛车官方网站 快乐时时计划表 12选5有没有稳赚发案 河北时时在线 365投注网 北京赛车pk10软件 免费 江苏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波克捕鱼害了多少家庭 金星彩票是正规的吗 时时彩后三杀号技巧 江苏时时开奖结果 时时彩后三七码复式 二八杠棋牌 德胜互娱